千赢app下载安装

您的位置 : 千赢app下载安装 > 千赢手机app下载官网 > 重生 > 凤命医妃:邪王宠妻无度

更新时间:2019-10-03 15:27:27

凤命医妃:邪王宠妻无度 连载中

凤命医妃:邪王宠妻无度

来源:粉色书城作者:雪夜横舟分类:重生主角:贺栖梧晏临危

主角叫贺栖梧晏临危的书名叫《凤命医妃:邪王宠妻无度》,这本小说的作者是雪夜横舟最新写的一本古代虐恋类小说,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,文笔极佳,实力推荐。小说精彩段落试读:前世她助夫君登上皇位,夫君却心怀白月光,还联手庶妹下毒,将她挫骨扬灰。重生出嫁之前,贺栖梧诛庶妹,踩白月光,虐渣男。她只愿此生不沾情爱,免堕苦海。不料前世的情债追上门来,他说:你不愿堕苦海,本王就为你填平了这苦海。...展开

精彩章节试读:

额头滚烫,喉咙干痛,贺栖梧遍体酸痛,仿佛身上压着千斤重物,连根手指都无法动弹。

她意识浑浑噩噩,脑中一时浮现出贺停柳往她身上狠狠扎针时的狰狞笑容,一时浮现出晏修景要人剜去她双目的冷酷面孔……

对了,她已经死了,为了让晏修景的百般谋划功亏一篑,她已经咬舌自尽……

“哟,大姐她还没醒啊!”

贺栖梧微微怔愣,这不是她堂妹贺停樱的声音吗?

死了好几年的人,她怎么会听到她的声音?

“也是,任谁在太师府的赏梅宴上出了那样的事,怕是早就羞得投缳自尽,不如死了算了。她现在不愿意醒来,也是情有可原。”

赏梅宴,太师府,落水,名节……

贺栖梧手指微颤,薄薄的眼皮底下眼珠不停的转动。

她祖父是开国功臣,受封镇远侯,又以命立下救驾之功,高祖感念祖父恩情,又因贺家二代没有女眷,特许诺让侯府的嫡长孙女嫁入皇家,还给她赐了栖梧这个名字。

栖梧栖梧,即凤栖梧桐之意,高祖为她取这个名字的意思,不言而喻。

可在她及笄的数月之前,太子主动向皇上求娶赵柔蓁,打破了他们婚约暗藏的默契。

后来,赵柔蓁以道歉为由,邀请她参加了太师府的赏梅宴,她一时不察,被人引到偏僻处,推落水中。

等贺栖梧醒来,京中已满是她落水被男子所救,失了清白的流言。

为此,贺栖梧在镇远侯府处境越发艰难,受尽欺辱。

随后,还不知道落水真相的贺栖梧被赵柔蓁找上门,委婉告诉她救了她的人是六皇子晏修景。

在贺栖梧处境最为艰难的时候,晏修景向贺府上门提亲。

有感于救命之恩,晏修景又在贺栖梧最孤独无助的时候向她伸出了手,她自然是毫不犹豫的应下了这门婚事,从此落入狼窟。

“三小姐见谅,如今大小姐未醒,听澜阁也不便待客,您还是请回吧。”

贺栖梧心头一震,这是雪婵的声音!

她强行睁开双眼,绣着百草的烟青色帷帐出现在她眼前,转头向外面看去,屋里摆设布置,没有一处不眼熟的。

雪婵背对她正站在床前,不远处,贺停樱一身华服,她身后跟着捧着药碗的丫鬟还有几个婆子。

贺栖梧看着雪婵的背影,一时间有些恍惚,这里是听澜阁,她未出阁时在镇远侯府的闺房。

她记得自己已经死了,怎么会出现在这里?

不对!她死之前,分明被晏修景剜去双目,现在怎么忽然又看得见了?

贺栖梧下意识转头,就在不远处的铜镜里瞧见了一张眉色如黛,眼若秋湖,却带着三分憔悴的脸,正是是她少时的模样。

这不是梦,贺栖梧不自觉抬起手,抚上自己的脸,她手上因为受刑留下的可恐疤痕,此刻也不翼而飞。

她神情怔怔,眼睛一眨,两颗滚烫的泪珠落下。

上天何其厚待她,让她历经一世苦楚之后,得以重新来过。

死前的场景再度浮现在眼前,比血海更深厚的恨意在她心中翻涌。

“晏修景,赵柔蓁,贺停柳……”贺栖梧心底默念。

这一世,以眼还眼,以牙还牙,她所遭受的,要百倍千倍的还回去!

恰在此时,贺停樱勾唇冷笑,“我来给大姐送药,药还没送到,怎么能就这么走了。”

说着,朝身旁婆子使了个眼色。

“不敢劳烦三小姐,只要二夫人开了府禁,肯让大夫进来……你们要做什么?”

雪婵惊叫,两个婆子上前,抓住她两臂,把她扯到一旁。

“外面大夫的药,怎么比得上我给大姐备的,用的都是上好的药,大姐喝了,保准立马见效。”贺停樱眼里闪着残忍兴奋的光,一步步朝贺栖梧靠近。

“三小姐,你不能这么做,大小姐和皇家结有婚约,是未来的皇子妃……”

“啪!”贺停樱眼中戾气一闪而过,一巴掌扇到雪婵脸上。

“那好,你不让大姐喝喝药,这药那你就自己喝了,免得浪费掉我上好的药材。”

说着,她一手拿着药碗,命仆妇制住雪婵,想要把汤药生生给雪婵灌下去。

“住手!”

这声音虚弱又嘶哑,语气却笃定,带着难言的威势。

贺栖梧勉力坐起身子,冷冷望着贺停柳。

贺停樱忽的听到这声音,拿着药碗的手一颤,汤药险些撒了出来。下意识的看向床前,被吓得汗毛直竖。

贺栖梧病晕了过去,连大夫都没有看过,怎么就自己醒了?

醒了不说,那双眼睛黑沉沉,阴森森,带着幽深的冷意,莫名让她觉得害怕。

可定睛一看,贺栖梧坐在那儿,脸色苍白,满头虚汗,分明一个病秧子。

贺停柳心底暗骂,眼珠子一转,“大姐醒了,那就把药喝了吧。我好心好意给大姐送药,这丫鬟拦着不让你喝,不知安的什么居心!”

“小姐,不……唔!”雪婵大急,想要开口阻止,被婆子用帕子堵了嘴。

贺栖梧眸底冷光一闪而过,缓缓说道:“多谢妹妹送药过来,雪婵只是担心我,妹妹不要见怪。”

“不怪不怪,大姐快把药喝了,也免得我担心。”贺停柳催促着上前,把药碗递给贺栖梧,两眼盯着药碗,像是要看着贺栖梧亲自把药喝完。

贺栖梧接过碗,把碗举到了唇边,轻轻嗅了嗅,掩去一抹冷笑,猛的抬手,骤起发难。

“小姐!”

贺停樱身旁有丫鬟惊叫出声,可已经来不及了。

一整碗药汤药泼贺停樱头上,瓷碗落到地上摔的粉碎,发出清脆的响声。

房里众人还没有反应过来,一切就已经结束了。

贺停樱没有一点防备,被砸个正着,黑褐色的汤药泼了她满头满脸,她精心画好的妆容此刻狼藉一片。

“小姐没事吧!”

“快拿帕子过来!”

丫鬟婆子们愣住了,好一会儿才回过神,纷纷叫嚷着,一时乱作一团。

贺停樱自己也很错愕,等黑褐色的汤药自她头顶滴落下来,她才后知后觉想明白。

她居然,被这么个病秧子大姐用药碗给砸了!一瞬间,愤怒染红了贺停樱的眼睛。

“妹妹的贵重药材,姐姐无福消受,还是你自己留着享用吧。”贺栖梧嘴角噙着一抹冷笑,慢条斯理的说道。

猜你喜欢

  1. 搞笑小说
  2. 逆袭小说
  3. 宫廷小说
  4. 总裁小说

网友评论

还可以输入200