千赢app下载安装

您的位置 : 千赢app下载安装 > 千赢手机app下载官网 > 武侠 > 万相八荒

更新时间:2019-07-23 14:55:38

万相八荒 已完结

万相八荒

来源:快阅作者:逆擎横天分类:武侠主角:苏九笙陆欣颜

独家小说《万相八荒》由逆擎横天最新写的一本武侠类小说,主角苏九笙陆欣颜,情节引人入胜,非常推荐。主要讲的是:万岁千秋几风雨, 相闻尘世多苍茫。 八方明照登盛景, 荒楚飞烟龙音唱。...展开

精彩章节试读:

左辛也不顾他人劝阻,板着个脸,怒气冲冲的就到了御花园外。

守在门口侍从见左辛一脸的煞气,新来的也不识得左辛,又见其一个人,连个侍从都没有,便上前来阻拦道:“来者何人,御花园皇乃家重地,不得擅闯,速速离开!”

左辛见这人居然不认识自己,更是气不打一处来,不待那人说完,二话没说,一把把这人拨愣到了一边儿。

侍从见眼见这人居然想要硬闯,心想那还了得,一边拉住左辛的袖子不让他走一边嚷嚷道:“不好啦,有人要强闯御花园啦!”

拉扯之间,周围的护卫瞬间就被嚷嚷声吸引了,围拢了过来。

人影憧憧,兵甲摩挲间忽有一人喊道:“是何人谁在这儿瞎喊?”说话间,人群让出了一条道。

说着,就见常侍总管赖公公从人群后走了出来,脸上趾高气扬的神色在看见左辛后十分迅速的就消散了。

赖公公看着左辛的表情十分惊讶,匆忙间跪下做礼道,众人见赖公公这般都有些不知所措,只听赖公公呵斥道:“一群没用的东西,眼睛都瞎了么?见到太子殿下还不跪下!”众人闻言,都纷纷跪下,齐声道:“拜见太子殿下,殿下千岁千岁千千岁。”,左辛摆了摆手,示意众人起来。

“谢殿下。”说着赖公公从地上站了起来,躬着身问道:“太子殿下这么急着到御花园,连随从都未带是有什么急事么?”

左辛冷冷的看了赖公公一眼道:“赖公公这是什么意思?我父皇在此,难道公公还不许我来拜见么?”

“奴才不敢,只是陛下有旨……”不等赖公公说完,左辛已从他身旁绕过,大步向园中走去。

左辛在前面走,赖公公在后面边追喊着“殿下留步”,试图拦住左辛。

眨眼间闹腾的一群人就到了御花园中的一八角小亭前。

乌月皇左贤和瑾宣王左焱二人,早就听到喧闹声。见左辛走近,乌月皇摆了摆手,示意其他人都退下。

左辛走到亭中叩首道:“儿臣参见父皇。”左贤瞥了眼左辛道:“你不好好的在沧宁宫待着,到我这儿来闹腾什么?”左辛直起身拱手答道:“回禀父皇,儿臣有一事相求,恳请父皇答应。”

左辛话音落,亭中一片安静,乌月皇拿起翠色的茶碗轻轻呷了一口,似乎不怎么想去理会左辛刚才说的话。

片刻后,左焱的开口,终于打破了这尴尬的寂静。

左焱恭恭敬敬的说道:“父皇,太子殿下怕是有急事相求,儿臣不便在此,就此告退,如若父皇高兴,儿臣过些时候再来陪父皇赏花下棋。”说着左焱起身行礼,欲走。

“焱儿啊……”乌月王放下手中的茶碗,说道“你平时不是南下镇关,就是北上巡游,好不容易回炎都一次,朝中那么多事儿也还得靠你奔波。你我父子二人除了朝野往来,你还哪有功夫来陪我这个老头子?百花节一年就这么一次,你现在走了,估计这盘棋只有等来年再下咯。”

左焱明白了左贤话语中的意思,淡淡一笑道:“父皇哪里的话,只要父皇高兴儿臣愿天天来陪父皇下棋。”乌月皇听左焱这样说,也笑了,说道:“你就别说日后了,你与左辛本就是兄弟,有什么事儿你这个做兄长的听不得的?左辛,你有什么事儿就说吧。”

左辛在一旁听着父兄二人的对话如此这般,自己却完全被晾在了一边,心理更是不是滋味。

左辛强忍心中的不悦,说道:“回禀父皇,儿臣今早听闻昨夜城西贺仙楼发生血案,百余条性命无一幸免,场面残忍至极,影响十分恶劣,炎都的大小商铺皆是惶恐不安,人人自危。”

“这是江湖中的恩怨,与你何干?”乌月王冷冷的说道。

“父皇,儿臣认为,虽说此事大有可能是江湖门派内斗,但这些惨死的毕竟也是我国子民,更何况炎都之内,天子脚下,怎能任凭这些人打着江湖恩怨的噱头,胡作非为,伤及无辜百姓。所以儿臣恳请父王开恩,能特令理司府介入此案。”左辛答道。

“此案已归于万侯府来查办,一切事宜由万侯府负责,其他事儿也不用你操心。”乌月王说道。

“父皇,儿臣知道此案被归于当年赤月一案的延续,只是儿臣斗胆问父皇一句,父皇可见过有什么人能活百岁之久?就算真有人在这几百年里能不老不死,那隔了这么久了,万侯府却连凶犯的半个人影都还没抓到,这个又作何解释?”

左辛说完看向乌月王,见乌月王不语,左辛暗自觉得此事或许会有转机,忙继续说道:“父皇,以儿臣愚见,这赤月案无非是那神都宫的妖师耸人听闻,一派胡言,更何况我乌月江山,黎民百姓怎能由那妖师玩弄于股掌之间,还谎称什么神谕,这分明是妖言惑众……”

“住口!”左辛正自顾自的讲的是慷慨激昂,被左贤这突然一喝,惊的是一哆嗦。

“我乌月国,万里江山,百万子民,经历了多少起起落落才有了这今天的太平昌盛,你以为这一切都是凭你这几句话能说来的么?这百花节的百花齐放真的是白开的么?你今天能跪在这儿,那都是历代先祖兢兢业业遵循神谕,万千将士不惧强敌,用血来搭建的!用无数的征战换来的!”乌月王低声咆哮着,话语间满是愤怒。“你身为太子,成天不误正业,竟然有空听小人谗言,怀疑起神都宫,怀疑起神谕来了?让你在沧宁宫是为了让你静心修习兵法的,不是让你跪在这儿告诉我赤月案该怎么解决的!”

“父皇!儿臣日夜修习兵法又有什么用,到时候天下都归了别人,还要我这个太子有何用?”

左贤拍案而起,怒喝道:“混账!你以为没了神都宫能有你现在的安稳自在么吗?你知道南疆是什么样子吗?你知道南方那些蛮族有多凶残吗?祖先历代用血换来的土地和炎神的庇佑,却要因为你一句话让我背负千古骂名!你口口声声说是为了天下百姓,而你想过如果没有炎神的庇护,那么我乌月将陷入无穷的征战,那才是民不寥生,血流成海,难道这样的代价才能让你看清昨晚的鲜血换来的是什么!”

“是,我不知道南疆长什么样,也没见过南蛮是如何的凶残,但是如果这些神明真的存在,他们为什么不亲自来这片敬重他们的土地来看看?看看他的子民,看看这片土地上死去的冤魂和正在发生的杀戮!”左辛喊道。

“你……你个没出息的混账!”乌月王的声音因为愤怒而颤抖,他死盯着左辛,左辛毫不畏惧,也看向了乌月皇。

乌月皇道:“来人!把太子给我押下去!”话音落,就见侍从和护卫便从四面八方赶来。

一旁的左焱见状,忙起身跪下说道:“父皇息怒,太子殿下,年轻气盛,言语虽欠道理但本身也是为了天下百姓。”

“别在我面前假惺惺装兄长,我的事不用你管!”左辛冲着左焱低声咆哮道。

乌月王冷冷的看着左辛,冷哼一声道:“你以为我和左焱真的就单单在这儿下棋这么清闲吗?你不是想知道么,我来告诉你,左焱进宫是因为万侯府已经查明了昨晚贺仙楼一事的来龙去脉。”

左辛闻言心中一惊,一脸不可思意的看向了乌月皇。

“你不是想知道是谁干的么,我可以告诉你,昨晚贺仙楼一案的主谋就是炎都商贾敖天!”左贤说道。

看着左辛那张惊愕的脸,左贤沉声道:“来人,送太子回宫,无我命令不得离开沧宁宫半步。”

左辛一言不发的准备起身离开,“等等”乌月王突然开口道,他走到了左辛面前,“我希望这是你最后一次在我面前违抗神都宫,你要明白一点,乌月皇可以变,而大祭司只有这一个。”

左辛被侍卫送回了沧宁宫,左焱也随后离开了,乌月王怒火未消,命人移驾去了娥青宫……

娥青宫,里里外外还保持着锦妃生前的样子,锦妃死后,乌月皇舍不得将这里改为他用,每日命人打扫,维护着原貌。

左贤摒退了众人,独自依在斜榻上,望着帷幔出神。每次回到这里,都能感觉到她,似乎她并没有离开。,每次在这榻上,灯光昏黄中回忆,记忆里还能触摸到她的温度,耳边似乎还有她的细语,而每当自己想要伸手将她握紧时,只会带着朦胧的泪水醒来。

这里承载着他最珍贵的东西,一个他爱的人和一个爱他的人,以及一颗悲伤和愧疚的心。

怒火渐渐平息,他在回忆中睡去。在梦里他枕在心爱的人的膝头,她那般温柔的看着自己,轻轻的唤着自己,“左郎……”,他伸手想去触碰到她,却什么都没有,他带着眼角的泪水猛然醒来。

左贤坐起了身,揉着额角,叹了口气。

“你醒了?”一人声从大殿的一侧传来。

乌月皇一惊,看向左侧的沙幔后,矮几旁正坐着一人,手中持着案上的书卷正在随意翻阅着,白衣盛雪,金线绣成的花纹在昏黄的光线里闪耀着,似在流动。

“千寿大人……”

“左辛闹的你很头疼吧……”千寿漫不经心问道。

“千寿大人,犬子缺乏管教,顶撞大人,还望大人恕罪……”乌月王十分恭敬的说道。

“左辛毕竟年轻,血气方刚多正常不过?当年你大哥年轻时也是这样,不也过来了么?我不会怪他的……”

“大人所言即是,日后对于左辛我定会多加管教。”

“行了……”千寿皱了皱眉将手中的书放回了案上,“我来,是为了提醒你,神镜出世,必然会引得他国窥视,边疆上得继续派兵加强守卫……”

“是,大人……”左辛答应道。

“大人,其实有个问题……我一直……”乌月皇有些犹豫。

“我知道你想问什么……”千寿的嘴角微微一笑“我来问你,你可知当年最后我为什么选了你么?”

左辛十分茫然的摇了摇头。

“因为当年你们兄弟四人,我只在你身上看到了我想要的答案,它在你的心里,而你把心留给了你所爱的人。”千寿看着乌月皇,眼神似在看一个孩子。

“见到她了么?”千寿看着乌月王,片刻后问道。

乌月王点了点头。

“好事儿。如果不介意的话,说说吧,到底是怎样的一个女人能让你如此的放不下?”

“大人,这…………”

此时,沧宁宫。

见着太子这般黑着脸就回来了,王凡和权朗二人都是暗自叹了口气。

权朗上前一步道:“殿下,您回来了,昨夜贺仙楼之事……”

左辛叹了口气道:“我已经知道了,你不用说了,万侯府已查明事情缘由,左焱进宫报告此事,全都是那敖天造出来的事端罢了。”

“既然这般,殿下方才前去,岂不是……”权朗又说道。

“唉…你们都出去吧,让我一个人静一静。”

“是,殿下……”

权朗,王凡二人退出殿内,同刚才一同回来的庞公公打听道:“庞公公,可知殿下现在是怎样的一个情况……?”

庞公公答道:“回禀两位大人,圣上口谕,无圣上允许,太子殿下不得出这沧宁宫半步。”

二人一听,果然不出所料,正暗自懊恼没能拦住左辛。就在此时,就听宫门外有人呼道:“皇后驾到……娘娘,娘娘,您慢点儿,别摔着了。”

接着就见皇后十分焦急的进了宫门,快步走到了近前。

“参见皇后娘娘。”权朗,王凡二人拜礼道。

“太子殿下可在里面?”皇后十分着急的问。

“禀娘娘,殿下就在里面,只是……”

不待王凡说完,皇后已推开殿门进了去。

“皇儿……”

“母后你怎么来了?”左辛坐在案前眉头紧锁,见皇后推门而入,话语间略带惊讶。

皇后几步走到了左辛跟前,拉着左辛的衣袖将左辛上上下下,仔仔细细的看了一遍。

“母后您这是做什么?”

皇后的眼圈有些殷红道:“母后听说父皇已降罪与你,还以为…”

“母后您放心,我这不是好好的么,父皇不过是让我在宫中反省罢了。”说着左辛搀着皇后坐下。

“皇儿啊,你别再糊弄母后了,陛下已然动怒于你,降旨守卫,没有他的命令谁都不能让你出这沧宁宫半步。你告诉母后,你到底与你父皇说了些什么,把他气成那样?”

“母后,你是说……我走后父皇的怒气还未消减么?”左辛问到。

“哪有什么消减之说,我听赖公公说,瑾宣王和你走后,陛下直接去了娥青宫,一个人待在里面,现在还没出来。皇儿就听母后一句,待你父皇怒气消了,好好的去向他认个错,这次你的处境如此危险若不是瑾宣王为你求情,说不定你……”

“母后,父皇他治不治我的罪,与那左焱有何干系?”左辛不悦道。

“皇儿啊,听母后句劝,日后别再与瑾宣王作对了,你是敌不过他的,母后不求别的,只想看着你安安生生的,若你再这般一意孤行,别说这太子一位了,恐怕性命难保啊!”

左辛沉默不语,片刻后才说道。

“母后,儿臣知道了,让母后操心了,只是儿臣现在心如乱麻,让儿臣好好静一静再做打算,母后请回吧。”

左辛怎样的脾气皇后自然明白,她静静的看着左辛,眼底尽是说不出的滋味,轻轻叹了口气,起身离开了。

小说《万相八荒》 第八章 左辛怒闯御花园 龙颜一怒落东宫 试读结束。

猜你喜欢

  1. 娱乐圈小说
  2. 穿越小说
  3. 逆袭小说
  4. 历史小说

网友评论

还可以输入200