千赢app下载安装

您的位置 : 千赢app下载安装 > 千赢手机app下载官网 > 仙侠 > 沧海流雾

更新时间:2019-06-26 16:02:44

沧海流雾 连载中

沧海流雾

来源:落初文学作者:烟落如梦分类:仙侠主角:徐文宣流萤

主人公叫徐文宣流萤的书名叫《沧海流雾》,这本小说的作者是烟落如梦写的一本仙侠奇缘小说,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,文笔极佳,实力推荐。小说精彩段落试读:她与他一见钟情,互生情愫。他赠与她‘流雾’私定终身。怎奈两界殊途,千阻万隔。先有‘噬魂’抹去记忆,后有月老喂‘忘情’、绑红线,又有道人誓要降妖除魔,经历千辛万阻,她与他能否改写三生石?最后能否携手此生?还是来生再相见?...展开

精彩章节试读:

“常伴身侧?”流萤喃喃念着。

“可是对于我们来说的短暂,那就是他这一生啊,对于文宣来说就是他的天长地久吧?”流萤继而说。

白羽摇了摇头,看似悲伤地隐逸离开。

因为白羽知道此时的流萤迷失在了她所谓的爱里面,除了文宣。什么都看不到了。

一日之隔……

都说一日不见如隔三秋,仅仅这一日流萤就好似过了千年。做什么都无力的感觉。

总觉得一个回头文宣就在那里一样,可是每次回头,等着她的都是空寂。

流萤无心研习术法,整日变成了蹲在池子边看鱼。

又过了三日……

“小宣宣,你说,他家远不远,到家没到家,他真的会回来么?”流萤对着文宣之前捉回的鱼说。

“他不会再回来了。”一个声音响起。

“天啊,天啊,小宣宣,你也修炼成精了么?”流萤惊讶,“你,会说话了?”

流萤的头被拍了一下,回过头,施泽站在身后。

“原来是你啊,施泽兄,“流萤显得失落。

“没大没小,你出生的时候我都成年了,按说我与你师父同等辈分。“施泽又拍了一下流萤的头。

“小时候不是你让我叫哥哥的么?现在跟我攀辈分,哼!“流萤说着站起了身。

“话说这两日都没见着白羽,他很少两三天都不和我联络的,你可有他的消息?“施泽问流萤。

“我也没有,就文宣走的那天见过,这几日他也没来我这。“流萤答。

“不过,你为什么说文宣不会再回来了?“流萤继续说,说的时候眼泪在眼眶里打转。

“就是一种感觉吧。“施泽说的时候并没有看着流萤。

十日后……

施泽发现流萤的时候,流萤在溪边哭的像个泪人,施泽惊慌失措,自从流萤师父离开那日,他三千年都没见过流萤这样哭了。

“这是?“施泽无措。

“施……施泽……你……你……认不认得………一个……一个……叫文宣的人?“流萤泣不成声。

“见过,不熟。“施泽答,

“我……我以为……那……那只是……只是我的……一个……一个梦……”流萤停不下来。

“那不是梦,他曾来过。”施泽的话好像永远不会多一样。

“不过这都十天了,白羽都没出现过了,不会有什么事情吧?”施泽继而说。

“白……白羽?”流萤决定和施泽去找找白羽。

可是他们去到白羽的群族,好像都没人注意到过白羽一样,甚至有人对白羽这名字都异常陌生,他们收到的除了冷眼就是摇头。

施泽表示诧异。

因为施泽发现,关于白羽的群族,白羽似乎什么都没有讲过。

“我们和白羽在一起三千年了,好像似乎并不怎么了解他。”流萤似乎也发现了这一点。

二十日后……

“小宣宣,我们是不是被文宣遗忘了?这么久了,二十天了,他是不是说过会回来的?”流萤又在和鱼说话。

流萤从发间取出沧海,施法挥刺砍断了筑边所有的竹子,竹子又迅速长出,她又砍断,小宣宣在池子里乱转,显然被吓到了。

不知道过了多久,天色暗了,流萤显然也累了,她坐在竹阶上望着天空。

“那天的月亮那么圆,他说的话那么动听。“流萤有些失魂。

“二十天了,文宣,你在哪?你还记得我么?“流萤继而说,眼泪又流了下来。

流萤低头看着流雾,感觉若不是有这枚指环,她一度怀疑文宣是否真的出现过。

而如今,只能睹鱼思人了。

三十日后……

日子转眼入了秋。

文宣走后的三十天,白羽也一直没有了联络,施泽因为找寻白羽最近也很少来。

流萤决定走出这生活了三千多年的竹林,走出这片山。

她要去城里,她想去找文宣。

可是她发现,除了徐文宣这三个字,他竟然对他一概不知。她茫然。

她去水泽洞寻施泽,去了四次都扑了空,她决定就留在洞里等他。

三日后施泽回来了,满身疲惫,可流萤却顾不上。

“施泽,施泽哥哥,施泽前辈!“流萤迎上前去。

这一举动把疲惫不堪的施泽霎时拉回了清醒状态,心想这个小妖精要出什么幺蛾子?

毕竟,三千七百年来,流萤从未把他当过前辈。

“我记得小时候你说有一种术法,是寻人的,对不对?“流萤眼里有光,不知是期待的波光还是泪水。

“是,有。“施泽答,脑袋在飞速旋转。

“你会的,对不对?“流萤继续追问。

“会……还是……不会……呢?“施泽不知道流萤葫芦里卖的什么药。

“给,这个,需要他的贴身物品,对吧?“流萤说着递过流雾。

施泽接过流雾,两指捏着,“这个还挺好看,你哪来的?“

“不是给你的,帮我寻找他的主人可好?“流萤眼里波光熠熠。

“我刚可没说我会啊?“施泽要把流雾还给流萤,他知道了她的想法,无非就是那个文宣。

“三千多年,我第一次拜托你对不对?施泽前辈?“流萤决定使用撒娇手段。

“可是我答应过你师父,不让你出了这片林子,我会照顾好你。“施泽显得为难。

流萤拉着施泽手臂,“施泽哥哥,我知道你对流萤最好了,你不忍心我伤心的,对不对嘛?“

“这怎么又成哥哥了?“施泽无奈,这可能是这么多年来他和流萤交流最多的一次了。

“哎呀,别管什么称呼,反正就算师父临终遗言,你不是答应了会对我好的?“流萤还在摇晃施泽手臂。

“可也不是这样啊?“施泽挣脱手臂,”好了,好了,我帮你就是了。不过一切后果我不负责。“

“好好好!”流萤眼中充满希望。

施泽在水泽洞门边施溯水寻踪,洞边有个小小的水泊,连着向外的溪流,水会蜿蜒到各处,只要物品主人接触过任何地方的水源都会寻踪。

这个术法施泽还是第一次用,因为据说这属于窥探隐私,被水妖一族视为禁法。

施泽把流雾放到了刚刚腾起的水阵上,“把他的名字写在这里。“施泽示意流萤在水阵中央连接指环的下层写下文宣的名字。

流萤认真的写着,徐……文……宣。

自从那日,她把这三个字铭记了千百遍,今天终于用到了。

施泽告诉流萤,指环的主人在洛城,但是他看到的其他并未与流萤说。

流萤带上流雾,谢了施泽十几遍,开心的飞走了。

施泽觉得心隐隐的痛,隐入水泽。

小说《沧海流雾》 第八章 睹鱼思人 试读结束。

猜你喜欢

  1. 女强小说
  2. 神仙妖精小说
  3. 民国小说
  4. 冤家小说

网友评论

还可以输入200